沉香之家 门户 沉香种植 查看内容

效古不再“吊牛” 南渡江畔沉香村

2015-11-22 08:5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20203| 评论: 0|来自: 中国沉香网论坛频道

摘要: 效古村蔡家后院里的沉香林。 蔡振一家定制的一艘接待客人的游船,平时也是摆渡船。 返乡大学生蔡振在家里。 从效古村旁流淌而过的南渡江。 刘贡 摄   南渡江流入澄迈之前,穿行在山丘之中,石底河床,水力充 ...
效古村蔡家后院里的沉香林。
效古村蔡家后院里的沉香林。
蔡振一家定制的一艘接待客人的游船,平时也是摆渡船。
蔡振一家定制的一艘接待客人的游船,平时也是摆渡船。
返乡大学生蔡振在家里。
返乡大学生蔡振在家里。
从效古村旁流淌而过的南渡江。 刘贡 摄
从效古村旁流淌而过的南渡江。 刘贡 摄

  南渡江流入澄迈之前,穿行在山丘之中,石底河床,水力充足。进入澄迈金江镇后,地势开阔,坡度较缓,河谷才宽敞起来。南渡江也就是由澄迈加乐镇开始被描在地图上。

  澄迈县加乐镇长岭村委会效古村便坐落在南蛇岭下南渡江东畔,漫山遍布村民们栽种的沉香,江水从村庄低处流过,映照着既忙碌又闲适的农家生活。

  效古不是一个古村,却有一个极具古意的村名,它的名字源自海南话中的谐音——“吊牛”,因为以前是个远近闻名的养牛村。不过,现在让这个村子扬名的,不再是牛,而是一种珍贵的南方药用乔木——沉香。

  在11月3日至6日的2015年中国(北京)国际沉香产业博览会上,村民蔡亲信代表海南省参展,获得了“优秀参展单位”一等奖。

  穿过澄迈县城金江镇,沿303省道继续南行,平行于南渡江东侧约十多公里后右转,便是通往效古村的水泥道。此地已是澄迈县南部,多丘陵。沿路山坡人工栽种沉香木,仿佛走进了农场,村民却一再强调先祖在这儿已经数百年。

  据说这个村坡地多,草源充足,适宜养牛,村民除了种田,每家每户都养数头至十数头牛,是名副其实的牛村,本地俗称叫“吊牛村”。“吊牛”二字发音,大致与普通话“效古”相同,“仿贤效古”之意当然比“吊牛”的意思高雅许多,于是后来改名为“效古村”。

  但效古村的名声在外,也就这几年的事。

  丘陵起伏 漫山沉香

  返乡大学生蔡振工作之余,抽空忙着从城里或外地带客人造访这个村庄。有来买沉香的香客,有阅南渡江的游客,有吃农家乐的食客等。所以蔡振兼顾了南渡江九龙铺河段的导游,叔叔蔡亲信发展沉香产业,一心带领村民致富。

  第一个“景点”是蔡亲信家,一栋沉香展示兼仓库、加工厂的建筑。进得大厅,两棵3米多高的粗壮沉香木赫然眼前。几乎每间房,每个角落,都摆放各种大件沉香雕刻艺术品。

  蔡亲信坐在二楼,点上沉香粉,开始为客人们泡茶。但客人们目不暇接,满眼都是屋子里摆放的珍品,叽叽喳喳问个不停。

  “沉水香”、“奇楠香、“黄油格香”;状如马齿的“牙香”,薄如片状的“叶子香”,内有空隙的“鸡骨香”,如竭石的“光香”,“水盘头”,“速暂香”等等。各种挂件、摆件、香油、香粉,即便十分了解沉香,也会惊异这乡间的藏品之多。袅袅香薰中,不善言辞的蔡亲信断断续续说起自己的故事。

  10多年前,蔡亲信跟随汕头师傅学习沉香加工,后来学成,在贵人资助下,自立门户种植、收购、加工。恰赶上沉香行情看涨,蔡亲信赚点钱又投入到种植、收购、加工中去。一直做到行业里出了名,国内香客千里迢迢赶来找,电话24小时响个不停。业务最好的时候,蔡亲信一个月的订单会高达几百万元。

  蔡亲信觉得应该用更大精力帮助乡亲们加入这个致富的产业。

  老实巴交的几个香农自发成立了澄迈加乐雅尚沉香种植专业合作社,培育种苗、种植管理、人工早香、加工制品、超高艺炼油等,一条龙产业渐成规模。现在,全村700多人都热心于这一产业。

  效古村漫山遍野都是沉香林,目前已有2000多亩。

  当沉香种植的面积越来越大,蔡亲信四处奔波,又把技术无偿提供给邻村邻镇。渐渐的,地方领导干部也都知道了蔡亲信的名字,澄迈掀起一股沉香热潮,植树造林不亦乐乎。

  “听专家们说,林子里养牛羊,生态种植沉香的效果更佳。看来‘沉香’和‘吊牛’得两手抓,‘雅俗’并进。”蔡振向叔叔蔡亲信“输入”观点。

  碧水环绕 江上泛舟

  蔡振和家里的兄弟们在江边扎了个排筏,PUC管替代了竹竿,顶上还盖了个棚,既结实漂亮,又能遮挡太阳。没有什么特别的推广,游客基本来自村民们的亲朋好友。

  排筏离了岸,江面荡起涟漪,洁白的鸭群和天上的白云点缀着两岸青山和碧绿澄澈的江水。江上有老农泛着真正的竹排,镜头里如写意的水墨画。

  排筏往南,南渡江上游而行,平静的水面窜出水草和水生灌木。水鸟从容地在身边觅食,这里是它们的领域;与红树林相比,淡水江河上的植物显得格外干净,倒影也摇曳静谧许多。又行一段,水生灌木下露出了石块,使植物看上去像盆景般艺术;发现潺潺江水从石块间落下,无比灵动;夕阳刚好罩了个山脉的剪影,不太刺眼,却提示此行得加快速度。

  蔡振一路指指点点,说哪处有涧,哪处有小河,一抬眼,一片大坝挡住了视线,九龙水电站到了。

  据说把九龙水库建成这个水电站是1976年,总装机容量4800千瓦。1999年6月,澄迈县委、县政府对九龙电站实行委托运营体制改革,由和信集团信丰公司对电站进行经营管理。信丰公司又在这电站边上建了座小公园。蔡振说,水量充足时,一百多米长的连拱坝“吐出”长方形瀑布,雄伟壮观。

  左边山顶上为何整整齐齐种着槟榔树?蔡振回答,那座小公园就是那儿。排筏靠岸,沿修葺的台阶登上山顶,竟然一片开阔。

  大榕树在招手,竟然还有一排猴舍,猴子也在招手。蔡振和他的兄弟们熟悉每一只猴子,没有带食物,就递上树枝。小猴子伸手接了,表情像是老朋友,不惊不喜,不怨不艾。5分钟便绕完了所有“景点”,感慨不像公园,更像山大王的小院子。或许刚建园时视野还不错,如今草木繁茂,遮挡住江边这一侧的景致,特色反倒不鲜明了。

  下山时再俯视江面,不由得回味南渡江每一段的不同。这条从白沙南峰山发源的海南第一大河,斜贯海南岛中北部,上游流经白沙、琼中、儋州,穿行在山丘之中,比降大,河岸陡,河谷狭窄,看到的河床多砾石;江水从澄迈金江镇后,主要在玄武岩台地和浅海沉积台地中流过,地势开阔,河床坡度较缓,河谷较宽;最后到海口龙塘以下,河面宽广,入海时分出两条河流,包住了新埠岛。

  效古村九龙铺段便是南渡江变宽前的样子。

  夜色如墨 农家情暖

  夜色越来越浓,天光说暗就暗,赶回村岸,农家灯火已经点燃。

  蔡振的兄弟每桌架上了一锅香喷喷的椰子鸡。刚坐定,清炒农家蔬菜、香煎南渡江小鱼、木瓜丝等也上桌了。

  在海南吃农家菜的最大特点是,不用点菜。有啥吃啥。农家可以准备的,最时令的,最拿得出手的,都会统统端上来。

  江上游了这么一大圈,又登了座小山,早已经又饥又渴。盛一碗热腾腾的椰子鸡汤,鲜中带甜,一口喝下一碗。蔡振跑过来介绍,效古村的水与海口的自来水不同,本地农家鸡自然生长好吃。细细品,是不是跟海口的餐馆味道不一样。

  刚喝出一点感觉,鸡汤化作汗水,立刻从毛孔里钻了出来,畅快淋漓。此时再往十多米落差的江面看去,黑黝黝什么都看不见,偶尔听见水鸟叫或水响。江对岸的山脉轮廓依稀可辨,无月亮的天空露出淡淡的光。

  一股凉意从江面浮上来,若再有谁叫去泛舟,决计提不起任何兴致。与白天相比,农舍显得无比温情。

  慢慢吃着,慢慢聊着。发现这么五六桌客人,也来了七八辆私家车,于是相互宽慰,不急,不急,吃完放慢速度开车回海口。(记者 刘贡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找客服

回顶部